第2099章 劫杀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军队中的日子,枯燥且乏味。

李承乾从一开始的略微不适应,在短短一天内,便已经习惯了。毕竟军中的生活很是单调,没有什么波澜发生。

该训练则训练。

该休息则休息。

尤其有张富在暗中帮忙,李承乾的生活更是按部就班的进行。尤其如今的李承乾,能吃苦,且心思纯正,这样的一个太子,那是满朝上下都为之满意的。

这一日,清晨。

李承乾早早的起床了,简单洗漱后,便径直去伙房用饭。军队中可不像是王家,李承乾天天洗澡都没事儿,到了这里,李承乾不可能天天洗澡,因为没有这个条件。

李承乾却也能承受。

毕竟不算是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他吃完饭后,径直往张富所在的营帐去,他是要去告假离开的。因为今天轮到了他麾下士兵休假,他是可以外出的,所以李承乾专门来见张富,是为了说一声要离开。他和普通士兵不同,是队正,得告知张富自己的去处。

李承乾见到张富,快速说了自己的打算后,张富自是赞同的。对张富来说,他如今可是巴不得能得到李承乾的赏识,然后进入李承乾的眼界。

李承乾也不疑有他。

他不认为张富会知道他的身份。

毕竟李承乾的身份,也就是侯君集知晓。

而在李承乾离开之后,在军营中,傅大勇所在的位置,他得了消息,脸上却是掠过了冷色,看向一旁的人,说道:“魏兄,李承乾这小子离开了,你当着安排好了吗?”

傅大勇口中的魏兄,名叫魏达。

也是一名队正。

他和傅大勇的关系,那是极为不错的。

也恰是如此,傅大勇求到了魏达的这里,希望魏达帮他报仇,魏达才直接应下。对于傅大勇来说,虽说李承乾在军队中改革,不再要求上供,不再克扣士兵的兵饷,这些是有利于士兵的,可这每一桩事情,都像是打脸般打他的脸,因为他曾经勒索麾下的每一个人。

所以傅大勇虽说因为李承乾求情,而免除了挨打,但后续的一桩桩事情,却是让傅大勇的内心,对李承乾很是嫉恨。

不弄死李承乾,他内心不爽。

更何况,现在他虽说得到李承乾的原谅,也跟着李承乾做事情,问题是,一个个人都疏远了他,使得他遭到孤立,这是傅大勇内心更是怨忿的。

所以他才会铤而走险,让魏达出手。

365棋牌下100多少w魏达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一事情,其实你尽管放心。要知道,我可是收了你三十贯钱。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我拿了你的钱,自当替你解决问题。所以,你不必担心。总之一句话,李承乾今天外出了,人倒是不会死的,但是李承乾会断掉一条腿,等他的腿断了,到时候,再想要呆在军中,那就不可能了。”

傅大勇道:“多谢魏兄。”

魏达道:“谢我就不必了,好歹,我也收了你的钱。再者,我们之间的交情,你也不必说这些,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傅大勇道:“行了,既如此,我就离开了。”

魏达点了点头,傅大勇起身离去。

另一边,李承乾是一个人离开的,他走出军营时,身边没有护卫,而且也只是腰间佩戴了一柄佩剑。这个时候的李承乾,一身黑色的武士服,俊朗不凡。尤其李承乾如今,身子骨发育的极快,看上去像是十五六岁的人,少见稚嫩之气。

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。

他行走在官道上,内心颇为欢喜。

他这一次告假,先要回一趟宫中,去觐见自己的父皇,说说这几天在军中的事情。毕竟有好几天没有书信入宫了,他母后肯定想念的。

然后,李承乾还得去王家,去见见王灿和李渊。

李承乾走在路上,步履轻快。

只是前方一处竹林时,因为这是比较偏僻的地方,人少,没有什么踪迹。不过李承乾却是不惧,他毕竟自己武艺在身,而且也是知道路线的。

只是李承乾刚刚进入了竹林中,忽然间,就见足足十余个立着泼皮,一下冲了出来。

堵住了李承乾的去路。

甚至于有人,已经团团把李承乾包围了起来。

分明是要对付李承乾。

尤其每个人的手中,都拿着铁棍。这铁棍虽说不是利器,但钝器敲打在身上,那也是足以令人致死致残的。

李承乾环顾周围扫了一眼。

这些都是泼皮。

一个个吊儿郎当的,一眼看去,就给人不好的印象。

李承乾却没有半点的慌乱,他跟在王灿的身边学习,便学到了王灿所说的,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即便是遇到了天大的事情,那也不能慌乱。

只要自己不乱,那就有办法。

如果是自己都慌了神,都已经是怕了,那么极可能落入危险。

李承乾自身的武艺,算是不错的。可李承乾往周围看了看,准备一个个泼皮,全都是身材精悍的人,尤其看他们的样子,分明是惯犯。

这群人不好对付。

如果对方赤手空拳,李承乾自己是有武器的,那么李承乾倒是有一定的把握,可以逼退对方。可这些人都是有武器的,而且全都是牛高马大的,这样的一群人,李承乾心中预判后,他是无法打赢的,极可能会输。

这是他的判定。

李承乾深吸口气,便开口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为首的人,名叫魏满楼。

他是魏达的同族兄弟。

曾经魏满楼也是在军中的,只是魏满楼性情剽悍,且桀骜不驯,时常伤人,最终被逐出了军营,而他离开了军营后,无所事事,便纠集了一些泼皮,专干这种打人,以及一些针对人的勾当,尤其每每魏达有事情,都会找魏满楼出手。

当然这也是给了钱的。

此番魏达收了傅大勇三十贯钱,而转手也给了十五贯钱给魏满楼。

这是让魏满楼出手的利益。

魏满楼笑了笑,不屑道:“小子,我们都堵住了你,你说我们要做什么?当然,你放心,我们不会杀了你,这长安可是天子脚下,是大唐帝都。一旦真的杀了人,而且是杀了军中的人,我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。到时候不良人追查,我们也逃不掉。”

李承乾眼珠子一转,内心快速思考。

对方知道他是军人。

知道他在军中。

那么,必然是军中有人要针对他,所以才有了这些泼皮。问题是,李承乾没有得罪人,要说得罪人,那就是得罪了傅大勇。可傅大勇和他之间的矛盾,早就已经化解了。

李承乾却是没有急躁。

他淡淡说道:“诸位,你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。不如这样,你们说一说,收了多少钱要对付我。那么,我付给你们双倍的钱,这一事情就算了。”

眼下李承乾是要稳住对方。

当然,如果能查处对方是受了谁的指使,那么就更好办了。

魏满楼冷笑道:“李大郎,老子可是讲信用的人,怎么可能出尔反尔。既然是拿人钱财,那就是替人消灾。所以你今天,挨打是肯定的。当然,我已经说了,不会打死你的,也就是卸掉你一条腿而已,放心,不会有多么疼,我出手速度会很快的。”

李承乾一听,瞳孔一缩。

他确定了是军中的人要对付他,而且极可能是傅大勇。

因为眼前的贼匪,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。

如果不是认识他的人,他刚从军中出来,那么不可能把他的名字直接叫出来。

这是古怪的地方。

也是破绽的所在。

李承乾道:“这为壮士,有钱不赚是傻子,不瞒你们,我的家人,那是极有有钱的,在长安也是富商。你们收了多少钱,那么我十倍给你们。这一来,你们可就是赚翻了。当然,我给你们十倍的价钱,那么,你们就得告诉我,到底是谁要对付我。”

顿了顿,李承乾继续道:“十倍的价钱,那肯定是不少的。你们,愿意吗?”

魏满楼一听,眼中瞳孔一缩。

十倍!

这可不是小数目!

尤其魏满楼麾下的一个个泼皮,脸上的神情也是露出了激动的神情,他们跟着魏满楼做事,自然是也得了钱的,可是钱不多。

每个人是五百钱。

连一贯钱都没有。

一旦是十倍的价格,那么便是五千钱。

这可是赚大了。

所以不等魏满楼做出决定,这些人一个个已经是靠近了魏满楼,低声的说着话。无外乎,便是劝说魏满楼应下的,反正先把钱赚了。

毕竟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魏满楼的内心,也是无比激动的,他眼神锐利,忽然道:“小子,我可不管什么双倍、十倍之类的。你既然家中有钱,既然愿意破财免灾,那么一口价,一千贯钱。只要你拿出一千贯钱,那么我就答应了。”

他这是狮子大开口。

想要赚一笔。

反正不管如何,先敲诈对方,如果对方不同意,他也就按照魏达的吩咐办事情。如果对方同意,先把钱赚了,再考虑答复魏达的事情。

总之,魏满楼今天,是铁了心要赚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