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章 随身电报员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陈爱英既然来了,王星不让她走,她有哪里走的成?陈爱英也清楚自己的处境,所以在把自己的不满表示出来以后,就答应配合王星给二零二军当这个所谓的向导。

“这就对了嘛。现在是我军正在与日寇决战之际,你愿意帮助自己的军队、愿意为抗战大业出力,这就是好事。你暂时就留在我身边,今天晚上找个时间,你给我好好讲讲衡阳的情况。”

这叫什么话?陈爱英听了脸一红,刚想出声反对,王星迈步走开了。陈爱英赶紧跟上。这位长官刚才可是说了,她暂时得留在他的身边。

虽然连长官到底是谁她还不知道,但是凭一个女人的直觉,陈爱英能感觉到,这个态度蛮横的家伙很可能是一位职务比邮电所长要高得多长官。

王星派人把千里眼叫过来,告诉他:“你去邮电所,把这位陈小姐守护的那台美国进口电台拿过来。看能不能用?要是能用的话,就配给这位陈爱英小姐了。”

千里眼答应一声转身跑了。陈爱英赶紧追问:“长官,你拿电台干什么?”

“咦,你刚才不是说你会收发电报,想当电报员吗?我把电台拿过来,当让是给你用了。嗯,过会儿你要好好表现。如果表现合格,我就答应让你在我身边当一个随身机要员。”

王星其实想要的是一台随身电话。但是这年头的无线电话信号不是不好吗,所以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,随身带一部不错的电台,再有一个看着养眼的电报员了。

“怎么样,我这么安排你喜欢吗?”王星笑嘻嘻的看着身边的女人。

陈爱英的脸腾一下更红了,但是她却还是倔强的仰起头和王星对视着,“我刚才已经说了,那部电台是国家的财产,你怎么能说拿就拿?”

“呵呵,我的军队代表的就是国家。电台是国家的财产,军队使用就是国家在使用。小丫头片子,连着点儿道理都不懂,还敢跟我犟嘴?”

“你,大军阀!”陈爱英气的攥起拳头一跺脚。

王星看着心中一动,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。陈爱英用力一扭头挣脱开。王星却是哈哈大笑,神态得意至极。

二零二军边打边往后退,官兵们步步为营、处处抵抗。每退一步,两国的军人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二零二军是被日军逼的一步步往后退,日军则是用自己的血肉,铺成了这条前进之路。越往前走,伤亡越大。刚开始每前进一步,伤亡几个人,后来每前进一步伤亡几十、上百个人。

这鬼子哪受得了?不光是日军士兵受不了,军官们也受不了呀。尤其是基层军官,小队长、中队长、大队长快速的阵亡,让日军根本无法承受。

最终,在天将擦黑的时候,追击二零二军的日军,终于停了下来。日军不敢再追了。师团长赤鹿里担心照这样追下去,他的师团很可能会再次丧失战斗力。打完仗就得进行长时间的休整。

上一回常德会战,第十三师团就一直在休整。现在的这个师团,和常德会战以前的那个第十三师团完全就没法比。

那时候的第十三师团多精锐呀,哪像现在,师团只有那时候百分之七十的兵员不说,并且百分之四十以上都是十八岁以下的新兵。

赤鹿里怀疑,衡阳会战打完之后,第十三师团会不会变成一支少年师团?他堂堂的赤鹿里中将会成一个孩子王。那不成笑话了嘛。

赤鹿里的部队停止了追击。第四十师团师团长宫川清三中将却仍然在挥师猛进。赵大山和樊大彪两个师,合力挡住了日寇第四十师团。双方在虎形山、岳屏山、营盘山一线展开了一场拉锯战。

枪声响彻天际、炮声如同擂鼓。两军将士忘我的厮杀,鲜血染红了大地。

天再一次黑了下来。战场上的枪炮之声,比白天的时候稍微减弱了一点。王星低头看着陈爱英在一张绘图纸上,小心的画着衡阳市区地图。这就是王星给陈爱英安排的向导工作,画地图。

陈爱英并不是绘图专业的,但是王星却不管那么多。你会拿笔不会?会画线条不会?知道衡阳的地形道路不知道?都会都知道?那你就画。

陈爱英知道她手下这幅图的重要性,哪怕出了一丁点儿的错误,说不定就得多死多少人呢。所以,她一点儿也不敢马虎。天气本来就热,画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脑袋汗,实在太紧张了。

“嘿嘿,累了吧,喝口水,休息一下。”王星不知道什么时候,拿来了一茶缸子的温水。

陈爱英接过来咕咚咕咚,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。用手背擦了一下嘴,王星接过茶缸笑了,“哈哈,你这可真叫做牛饮了。”

陈爱英脸又红了。王星发现自己就爱逗这个小女人,看着她动不动就脸红的样子特别有意思。

喝了水,陈爱英继续画。等到画完了草图,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半了。按照正常的作息时间,已经到了她的睡觉时间了。陈爱英用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。

“困了?困了就睡一觉,明天再发报。”王星大度的一挥手,允许女人去睡觉。

哪知道陈爱英一听立马又不困了,“是有重要电报吗?我现在就发。”

在之前,王星已经人从通讯营拿了一本电码本。这东西不需要背,需要的时候拿着用就行。

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电报。王星就是问问赵大山、樊大彪两个人那边的战斗情况怎么样了?同时呢,也有考量陈爱英的意思。看她到底会不会发电报,技术怎么样?

发电报绝对是个技术活儿,不是你说自己技术好,技术就一定好的。王星一定要亲自审验。

电台摆上了。就是衡阳邮电所的那部美国进口的电台。陈爱英坐到那儿,对照着电码本哒哒哒哒的发着电报。

王星目不转睛的在旁边看着。等她发完了内容,拿过自己写的草稿直接撕碎了丢掉。然后就是等,等那边的回信。如果能够正常回过来电报,那就说明陈爱英发报成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