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97章 阴域殿墓地【二合一】

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阴煞被三头六臂之身以秘法封住无法动弹,但他面向下方的面容,还是显露着无比疯狂,凶狠之色。

还是与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没有什么分别。

石枫身形飘然而动,往上方飞去,很快,便飞到了那阴煞身前。

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!”阴煞看上去还是在做着激烈的反抗,见石枫到来,冲他发出阵阵低“呜”声。

如今没有他人打扰,石枫也不着急,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,感应他。

心念一动间,停留前方的三头六臂之身,顿时又动了起来。

朝着上方的阴煞飞升而去,转瞬间,便也到来。

“叱!”顿时之间,一声诡异却威严的声音,从三张嘴中吼响。

随着这阵吼声,这阵天地,顿时狂烈激荡了起来。

然后,这片虚空所激荡的一阵阵音波之力,全数朝着阴煞聚集而去。

“呜!呃呃!啊!啊啊!呃啊!”

顿时间,阵阵痛苦的声音,又从阴煞嘴中发出。

只见他的身躯,不断地颤抖起。

直至最终,狂涌阴煞的音波之力消失,他的身体,还在剧烈抽搐。

由于实在太过痛楚,紧抓的那根巨大白色骨刺,终于被他从手中松开。

骨刺一松,便朝着下方大地狂坠而去。

“轰!”一阵无比剧烈的震响,从下方那一片阴沉的大地上响起。

“呜!呜呜!啊!呜!”然而,阴煞松开骨刺之后,叫吼声还是不断,那张面向石枫的面容,还是无比狰狞。

先前,他怀抱骨刺不松,人与骨刺,仿若紧紧地黏合于一起。

石枫怀疑,可能是那骨刺扰乱他的心智,因为曾经阴煞得到过这根骨刺之时,发生过类似的情况,也是丧失理智。

于是,石枫便强行让他松开骨刺一试。

却没有想到,松开骨刺后的他,居然还是如此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不过,就在石枫以为阴煞与那骨刺,可能没有什么关联之际,却忽地听到,稍微正常的字音,从阴煞的嘴中发出。

那张狰狞凶恶扭曲的面容,也慢慢地缓了过来。

“师傅!”紧跟着,便听一阵无比恭敬的呼喊,顿从阴煞嘴中呼响。

双膝一弯,整个人也旋即朝着身前的石枫跪了下去。

看来,他之所以丧失理智,沦为那般如同疯狗般的模样,还真的与那根白色骨刺有很大的关系。

这一刻,那张扭曲狰狞的面容,再而变得妖异俊美。

“终于好了。”望着跪于自己身前的弟子,石枫暗暗说道。

跟着道:“好了,起身吧,没事就好。”

“多谢师傅救我。”阴煞说。

看来,他还是记得一些。

随后,跪着的身形慢慢挺起。

“应该的。”石枫再道。

跟着,石枫指向身下那片阴沉的大地,指着那根竖立于大地上的庞大白色骨刺,对阴煞说:“那根东西,你以后还是不要再用了。”

这次他第二次受那骨刺影响,既然无法掌控那东西,便最好不要强行去掌控。

“是,师傅,弟子明白。”阴煞对石枫说。

看来此次的他,已对那骨刺没有什么留念。

听到阴煞这话,石枫心念又是跟着一动。

顿时间,那三头六臂之身,再而猛动了起来,往下一坠。

顿如一座黑暗大山,朝着下方狂压而去。

不偏不倚,刚好坠落在了那根白色骨刺之上。

“轰!”一阵阵重重暴鸣之音,轰然炸响。

只见在三头六臂之身的坠压之下,那根白色骨刺,猛地爆破开来。

化为一根根白骨,“吼!”三嘴再次痛吼,那漫天飞舞的白骨,纷纷化为了虚无。

至此,曾给了阴煞强大力量的骨刺,化为灰灰!

当这片天地一切再而沉寂下来后,石枫心念再动,便见那道三头六臂之身,也慢慢地隐入于空气之中,消失不见。

这一刻,这片天地已然剩下了石枫与阴煞师徒二人。

“真正可掌控的力量,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。”石枫又对阴煞说。

“弟子明白了,多谢师傅教导。”阴煞再道。

“嗯。”阴煞能如此回答,石枫知道,他是真的明白了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“从今往后,这片死亡世界,便属你我师徒二人。今后,你便将之再当历练战场,慢慢变强吧。”石枫道。

听到石枫这话语,阴煞那张俊美妖异的面目忽地一个变动,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,对石枫说:

“对了师傅,阴域殿中,有秘密。”

“阴域殿?”听到这三个字,石枫慢慢地回过神,随后,再一次望向那座古老宏伟的黑暗之城。

很快,双目凝视于阴域城最中心的那座黑暗神殿。

这座黑暗神殿,恐怕便是阴煞嘴中所说的阴域殿,也是那界主生前所住之所。

“什么秘密?”石枫问他。

“有关于,神族。”阴煞说。

“神族!”听到这两个字,石枫立即跟着一惊。

却是没有想到,竟然跟那神族扯上关系。

在这片死亡世界征战了那么久,还是第一次在这个世界,听到神族。

“师傅您请跟我来,到了您便知晓了。”阴煞道。

“嗯。”石枫点头。

那张漆黑如墨的面容,慢慢地变得有些凝重起来。

随后,这师徒二人,便朝着下方的那座阴域城飞落而去。

“参见破坏魔神!”

“属下参见破坏魔神!”

“参见破坏魔神,破坏魔神永世安康!”

……

当他们临近那阴域城之时,便听得阵阵阴森的呼喊声,从城中传出。

阴域城,自然还有不少的死亡生灵。

这些死亡生灵由于实力较弱,所以未有与这尊破坏魔神战斗的资格。

但他们,却是一直关注着那一方的战斗。

因为,这也是关乎于他们生死存亡时刻的战斗。

原本,没有生灵会认为,那位伟大、至高无上的界主大人会败。

但却没有想到……如此强大的存在,竟然,败给了这位,破坏魔神。

呼喊之声,此起彼伏,于阴域城中不断回响。

渐渐地,竟然如同山呼海啸。

不过话说回来,这些能留于阴域城的生灵,虽然实力不怎么样,但是身份地位,应该会不简单。

2

“从今往后,我便是这片世界之主,你们,继续各安其职,以前干什么,以后也是干什么!

忠诚于我,你们便是我的子民,若想反叛,先前那些死亡生物,便是你们的榜样!”

石枫冲着这阴域城开口说。

这一道声音,于整座阴域城,久久回荡而起。

“誓死效忠破坏魔神!”

“誓死效忠我主!”

“效忠破坏魔神,效忠我主!”

“生生世世效忠我主。”

……

阵阵呼喊,向石枫回应。

听到这些呼喊,石枫面无所动。

什么“生生世世”效忠,不过是在自己强大实力下的屈服。

若是有一日,出现更强者打败自己。

那么,那句话还会对更强者说。

不过,这个世界,本就是如此!

“嘭!嘭!”两阵声响,石枫与阴煞,同时落在了那座阴域神殿之前。

可能由于那位界主战败的关系,此时此刻,阴域殿中已无一个生灵。

想想也是正常,那位杀了界主之后,如要继续杀戮,要开始斩草除根的话,必然要先从阴域殿中下手。

所以,如今早就已经逃得精光。

“天阴之门,开!”一阵沉声喝喊,顿从阴煞嘴中喝响。

随着这阵喝声,便见前方紧闭的两扇黑暗之门,“轰”地一声,猛然洞开。

一阵无比阴冷的气息,顿从阴域殿中奔流而出,猛地冲在了石枫与阴煞之身。

不过,二人感受着这股极阴极冷,浑身上下皆感受到一股无比舒逸之感。

一个闪动,石枫与阴煞同时闪入了那座阴域殿中。

穿梭于那一片极阴世界。

随着他二人进入,“轰”,又一阵轰响,阴域大门,重新闭合而回。

整座阴域殿,还是静静地屹立于这片天地之间,屹立于阴域城中。

这座阴域城所在的四面八方,一片寂静,寂静地令人有些发毛。

……

“啪嗒!啪嗒!啪嗒!”一阵阵脚步声,在阴域殿中不断回响,听上去真的是无比的真实。

然而,这却不是石枫与阴煞的脚步声。

他二人,一直都是以极快之速,沿着地面于这座阴域殿中飞行。

但是,那阵阵脚步声,却是不断地传入他二人的耳中。

从一开始到现在,这脚步声,一直都在。

但去感应的话,却是感应不到,任何存在的生灵。

甚至听不出,这阵阵脚步声,到底源自于哪里。

就是这么的诡异!

“好像,有什么东西在身后,一直盯着我们。”这时,阴煞忽地开口,对石枫说。

听到阴煞这话,石枫飞动的身形顿时一顿。

他一顿后,阴煞也是停了下来,连忙转身。

然而,入眼之处一片阴暗幽深,入目处,感应中,未有一生灵。

不仅如此,就连那阵阵响起的脚步声,也在他们身形停下后戛然而止。

就是这么的诡异。

“这阴域殿,一直是如此?”石枫问阴煞。

“这……徒儿不太知晓。”阴煞缓缓摇了摇头,回道。

曾经的他,毕竟乃是一阶下囚,哪里让他知道得太多。

“看情况吧,如果真有什么东西想要找死的话,便让他灰飞烟灭。”石枫道。

对于他来说,真有什么东西的话,也不过是在暗地里装神弄鬼罢了。

“嗯。”阴煞面色凝重地点头。

“你所说的那个秘密之地,到了吗?”石枫再问。

“就快到了。”阴煞回答说。

“那就走吧,不用管这些了。”石枫又说。

……

随后,师徒二人停下的身形又再一动。

不过就在他们一动的这一刻,“啪嗒……啪嗒……啪嗒……”

阵阵脚步声,又开始了在这阴域殿中回响。

以及阴煞再而感受到了,一股被他人从身后盯着的诡异不安之感。

不久之后,一片**着一座座墓碑之地,显现于石枫的眼中。

这每一座墓碑,都是一片黑暗之色,墓碑之上,皆刻录着一道道极为复杂、扭曲、繁琐的古老文字。

“这,便是与那神族有关之地?”望着前方,石枫眉头皱起,说道。

“是的师傅,便是这里。”阴煞却是如此说。

跟着道:“这一座墓碑之下,皆埋葬着一位神族。虽是埋葬,但却有气息传出,似死,又似活。

与我们阴尸有些相似,又完全不同。

徒儿也不知道,他们到底是何等状态的存在,是为了什么目的。”

“哦!”石枫一声轻“哦”,眉头轻拧。

跟着问:“是那界主,将这些神族埋葬于此?这些神族,是从什么地方传送于此?”

“徒儿对于这些,都不清楚。”阴煞说。

好吧……

既然不清楚,石枫便也没有多问。

身形一动间,旋即闪到了那片墓地之中,站立于一座黑暗墓碑之前。

心念一动,只见那一道巨大的三头六臂之身,再而从他的身上狂升而起。

石枫右脚轻抬,往下轻轻一踏。

“嘭!”一阵响声之下,身前那座墓地应声而倒。

忽然间,便见一具浑身遍布绿色鳞片的身体,从下方被震飞出去,震向半空。

“果然是那神族!”石枫开口。

不过也就在他开口之际,那道绿鳞神族安逸的面容猛然一个大变,双目旋即一个大睁,浮现了无比愤怒之容。

“吼!”一阵怒然吼叫,从他嘴中吼响,于半空一个翻转,大睁的双目狠狠地瞪向了石枫,如同一头疯狂的野兽,朝着石枫怒扑而去。

“不自量力!”石枫仅淡淡地说了这两个字。

这个绿鳞神族,石枫虽然看不出他的境界,但从他的气息上可判断出,在自己面前不过为一蝼蚁。

之所以境界无法看出,应该是在这片大地之中埋葬后的关系。

真是不知道,这些神族在此地,搞什么鬼。

心念一动间,一只黑暗大手探出,一把将那只绿鳞神族给捏在了手中。

“吼!吼!”被抓之后,绿鳞神族拼命挣扎起,发出阵阵叫吼声。

他这模样,更似野兽!

“说,你们在此到底为的什么?”石枫心念再动,这道意念,传入这绿鳞神族的脑海之中……